当前位置:上海喜天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育儿为什么内卷是绝对权力欲的熬鹰游戏 如何看待内卷
为什么内卷是绝对权力欲的熬鹰游戏 如何看待内卷
2022-09-08

目前各个行业的内卷现象越来越严重,呈现出不正常的竞争关系,从而导致全体幸福感降低,有人说中国的所谓内卷,其实是绝对权力欲的熬鹰游戏,为什么这样说呢?下面带来介绍。

为什么内卷是绝对权力欲的熬鹰游戏?

昨天从某知名大厂员工那里了解到,现在不是996的问题,是很多人9点上班,12点才下班。

为啥呢?真的有那么多事儿做吗?其实不是,是因为开会。

屁大点事儿,本来10分钟可以搞清楚,硬是拉上所有沾点儿关系的人,开特么两个钟头。就这么的,一天光开会了。那拿什么时间干活儿呢?6点下班之后,那自然就只能半夜回家了。

这位员工原来在外企工作得很好,但因为觉得进了大厂可能更能实现个人理想,结果进来之后接受了现实的洗礼。现在的理想可能要降低到“活下去”了。

“内卷”这个词,在中国被极大地误解了。德国精工制造的内卷那可能是内卷,在技术层面精益求精,进入荒谬的阶段,最后做出特么的“可以煮熟冰块里的鱼而冰块不化”这种闲得蛋疼的微波炉,但他们不会加班到12点,一年一个月假期绝不浪费。中国的所谓内卷,其实是绝对权力欲的熬鹰游戏。

为什么我说是权力欲?因为这里面看不到做事情的逻辑,只能从心理层面才能讲通。

从心理学到社会学到管理学,所有证据都证明,长久而言,长期的疲劳战术在个体身上是降低效率、阻碍创造力的,但其实效率和创造力不是重点,服从才是,确立权威感和掌控感才是。

从小到大,从家庭到教育体系到社会,都是一种挟裹式、无孔不入的管理。管理者需要反复确认自己的绝对权威,通俗来讲,就是一天问十遍:“我是不是你爹?我是不是你老板?我是不是你大爷?”

在一个强调服从等级秩序的地方,孩子/学生/下属/管辖对象没有任何协商权力,他们只能每天回答十遍:“你是,你是。”

但凡他们只要有一次回答稍微迟疑点儿,都不要说回答“你不是”了,管理者马上就会陷入精神危机,觉得孩子/学生/下属/管辖对象要造反了,自己位子不保,就会更变本加厉地用各种机械式输入(打骂、做题、开会)来让对方驯服,其实就是疲劳战术,熬鹰。

而孩子/学生/下属/管辖对象为了让自己的人生看起来不那么惨,让自己获得一点心理动力,就必须给这种生存秩序找个听起来正确的理由,也就是“合法化”,所以各种励志成功学,各种瞧不起野鹰,然后等自己熬到高一点的职位,就开始熬新鹰。

祖祖辈辈无穷尽也。

当然,对比10来年前互联网大公司的经验,那时候虽然大家也加班,每年也有几个猝死,但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到这个地步,可能是因为有些地方垄断的权力增加了,加剧了下滑。

把996看成是中国竞争力的关键,其实是因为对普及教育、提高女性权益、全球化资本、开放市场和商业秩序、法律、社会安全、不同利益群体的合理博弈等其他重要的各项变量太无知。巴基斯坦的劳工也是一天12个小时工作的,死了都不带赔钱的,你看它有啥竞争力?

权力一旦不受节制,控制欲是没有尽头的,历史上充满了各种极端的情况,反而让正常的太平岁月显得可贵,大家多读历史书,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古今中外的经验太多了。

一个大型工具,很紧凑,零部件都很配合,一旦按某个逻辑启动,运转起来会有巨大惯性,会不断加速,但有时候可能需要零部件都一起慢下来想想:我们到底在干什么,我们想去的方向,按个方法去得成吗?

如何看待内卷?

1、领导:我就说两句,结果长篇大论几小时。

2、还有一个绝望的规律,本来在控制秩序底层深受内卷之苦的人,但凡有个机会进入到中层,他一定会变本加厉地压制底层,以确认他刚刚获取的权力。

3、我的单位也是,差不多天天强制加班。然后真的受不了我就生气了,直接说出来,可笑的是他们并不觉得什么,出来工作就这样面对现实啥啥啥,还说我矫情。但是我到点就走,因为这么一闹现在他们调整了

4、个善于观察的德国人很敏锐,中国人就是有意识无意识地给彼此制造困难。因为权力这玩意,只能通过虐待得到准确的答案。我对你好,你开心,那不能证明我的权力。只有受虐了还开心,才能说明我的确有权力。恶性循环。

5、建筑行业 卷中卷 不管是设计还是施工 都是007……

以上就是全部内容。